特朗普,你接的不应是胡佛的贸易战这根棒

乐虎国际官网

2018-03-23 16:40:42

摘要:《美国大萧条》一书的作者罗斯巴德就认为,当时世界经济之所以会陷入长达10年之久的大萧条,与胡佛挥动的大笔所挑起的贸易保护之战有莫大的关联。正是这个《斯穆特-霍利关税法》不仅没有拯救美国,反而把全世界拖进了贸易保护与贸易萎缩的恶性循环之中,让全球经济陷入更深危机。

作者: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

贸易战山雨欲来

据彭博社2月23日报道,特朗普希望采取美国商务部232调查报告中建议的最严厉贸易保护措施,对进口钢铁产品征收24%的全球性关税,而对进口铝制品则征收最高10%的关税,后者高于商务部报告中建议的税率。

而Axios于2月26日则援引白宫内部人士称,因特朗普“想凑整图个吉利” ("it's a round number and sounds better"),钢铁制品关税税率甚至可能高达25%。

美国在国际贸易上的这一行动,或于其最近的一个人事安排有关。据华尔街日报2月25日援引知情人士称,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料被特朗普升任为总统助理,在贸易政策特别是关税方面为特朗普献计献策,“直达天听”。

持贸易鹰派立场的纳瓦罗去年曾一度被“冷藏”,突然“重见天日”释放出白宫决策架构发生变化的信号,以国家经济委员会 (NEC)主任科恩和财政部长姆努钦为代表的全球贸易派很可能受到冷落。

进入政坛前,作为经济学家的纳瓦罗一直在鼓吹“来自中国的威胁”,并围绕该出题出版过一系列的书籍,例如《死于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其制造业基础的》和《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纳瓦罗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帮助塑造了特拉普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优先”政策立场,并在大选胜出后随特朗普进入白宫。

如果说当时尚在“君侧”的班农只是将中国视为美国未来的最大竞争对手,一度主导新设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 NTC)的纳瓦罗,则称得上是整个特朗普团队中最为强硬的贸易鹰派。

纳瓦罗话语权的恢复和对白宫议政进程的参与,将把市场对于贸易战可能性加剧的担忧,转化为板上钉钉的政策现实。然而若贸易战爆发,特朗普政府果真能通过全球性关税,拯救自身的“双赤字”吗?

就特朗普与纳瓦罗的联动,大家可参见本公号的相关文章:

胡佛的大棒与美国大萧条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认为大家还是有必要去翻翻这场戏的脚本的――也就是胡佛先生于1930年签下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

1929年3月,胡佛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久,但不久繁荣终于走到了极限,10月,纽约股市崩盘触发金融危机。对于这样的危机,美国人并没有从根本上来予以讨论,他们只是将原因归罪于国际贸易,国会议员霍利和斯穆特联名提出关税议案。10月,美国爆发经济大危机。此时,无论是农业还是工业企业都要求增加关税保护,以刺激就业。由此美国历史上最高关税法――《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得以诞生。胡佛迫于国会压力于1930年签署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对两万多种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欧洲各国基于保护本国就业和通货纷纷也不得不采取了美国式的态度,竞相提高关税以此来保护本国产业。由此,《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国际贸易战,其结果是:实行进口管制。原先寄希望通过扩大贸易来恢复全球经济的幻想在各国严格的外贸管制下破灭了,世界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

为此《美国大萧条》一书的作者罗斯巴德就认为,当时世界经济之所以会陷入长达10年之久的大萧条,与胡佛挥动的大笔所挑起的贸易保护之战有莫大的关联。正是这个《斯穆特-霍利关税法》不仅没有拯救美国,反而把全世界拖进了贸易保护与贸易萎缩的恶性循环之中,让全球经济陷入更深危机。(参见:美国大萧条一书)

而再反观今日,随着经济全球一体化的进一步推进,当前的世界与当时已有不可同日而语之势――产业价值链、供应链的全球分布已经使得世界经济对于贸易保护主义的抵抗力更为敏感和脆弱。一旦一个国家首开这样的先河,那么必然的结果是:相应的报复也必然随之而来。一个环节的不畅,带来的或许将是整个世界经济的坏死。

综合胡佛大笔写就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的闹剧史,我们认为真正值得关注的远不只是美国相关法案的通过。更多更大的麻烦将来源于其它国家和行业,基于保护本国本行业,特别是就业而采取报复的连锁反应。

在当前世界经济好不容易才绽放出一两丝绿芽的当口,抵制贸易保护主义对世界经济的侵袭才是关键。也正是基于此,我们吁请特朗普放下他那根糟糕的闹剧的指挥棒,毕竟他需要接的不是胡佛的棒。